汝瓷 | 偏爱那一抹天青色

文章来源:造物者 发表于 绘画
发布时间:2016-07-25   /   1892次浏览
我要分享
宋徽宗的时代。政治史上,那是一个不知所谓的混乱时代,艺术史上,却是中国文艺复兴的巅峰。赵佶作为朝廷上的皇帝,或许不合格,但作为艺术家之中的皇帝,却当之无愧。

QQ图片20160815133143.png

相传有一天皇帝在午睡。一阵电闪雷鸣,风雨交加。瞬间又风停雨歇,云开雾散,露出一片晴空。皇帝醒后对梦中云开雾散的一抹天青色令他念念不忘。于是传旨“雨过天青云破处,者般颜色做将来。”命御用窑厂烧造这种天青色的瓷器。这位皇帝就是宋徽宗。



汝瓷

雨过天青云破处



宋徽宗的时代。政治史上,那是一个不知所谓的混乱时代,艺术史上,却是中国文艺复兴的巅峰。赵佶作为朝廷上的皇帝,或许不合格,但作为艺术家之中的皇帝,却当之无愧。凭着绝逸群伦的天才和生命力,他不但自身的创作成就高超,而且独具慧眼,赏识了无数卓尔不凡的艺术家。


圣人之道,为而不争


宋徽宗是个非常虔诚的道教徒。“五色令人目盲,五音令人耳聋”——2000多年前,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写下如斯哲言,似乎是专门说给当下的我们去聆听的。也许花花绿绿的世界,给了我们过分的感官享受。


老子认为,一切“有为”之美,必然是以损害人的本性为代价的。真正的美,不在声色,只是自然本身。这样的美,就是“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”。这就是说,最美的音乐,是“此时无声胜有声”;

最美的形象,是“菩提无树挂禅音”,只有“大象无形”才能“气象万千”。老子开创了中国道家美学追求“自然”、“真美”的先声,奠定了与儒家美学双峰对峙的道家美学——这一审美理论的基石,也许就是《道德经》结束语:“天之道,利而不害;圣人之道,为而不争。”


可以想象,既有艺术家脾气又有大把钱花的徽宗,一定把自己的生活打点得一丝不苟,极有品位。北宋宫廷一直使用的瓷器,是定窑。定窑的颜色是白色,对道教徒而言,这种颜色太刺眼,于是皇帝把心一横,重新订造,开始了汝窑昙花一现的历史。


宋徽宗的追求,不知难倒多少工匠,但最后工匠们还是把他的梦想落到了实处:汝官窑烧制的瓷器,内置玛瑙,土质细腻,骨胎坚硬,与天一色,含水欲滴,釉带斑斑小点,在光线下观察“七彩纷呈,灿若星辰”。汝官瓷践行的这种“为而不争”汝官瓷制造的这一道家审美标本,自然倾倒了这位深悟道家审美取向的“道君皇帝”。



谁见柴窑色,天青雨过时


汝窑最为神秘的就是其那一抹天青色,宋人周煇在《清波杂志》中这样说:"汝窑宫中禁烧,内有玛瑙末为油(釉)。唯供御拣退,方许出卖,近尤难得。”

文献中就汝瓷的釉色曾有“天青为贵,粉青为尚,天蓝弥足珍贵”的记载,分析其釉色的成因,主要是入窑烧制时所放的位置、所受的温度不同而造成的,并非以前所谓的蓝釉上蓝彩、天青釉上天青彩。


当然,民间流转的很多则为民窑汝瓷,官窑汝瓷和民窑汝瓷,两者的最大区别在于釉色,官窑汝瓷的釉料中掺入玛瑙,民窑汝瓷则无。“粉翠胎金洁,华胰光暗滋。旨弹声戛玉,须插好花枝”。


‘犹如晨日出海’

‘又如彩虹悬挂’

‘有如春光大地’

‘又似夕阳晚霞’

不过现在的民窑烧得再好,

也无法达到曾经那样的效果。


已有{{ ArticleCommentCount }}人评论
{{ validateCommentPraise(comment) }}
{{ comment.content }}
{{ comment.creatTime | date:'yyyy-MM-dd' }} {{ comment.creatTime | date:'HH:mm' }} 赞({{comment.praise.length}}) 已赞({{ comment.praise.length }}) 举报 已举报 回复
{{ validateCommentPraise(replay) }}
{{ replay.toName ? replay.userName+' @ '+replay.toName : replay.userName }}
{{ replay.content }}
{{ replay.creatTime | date:'yyyy-MM-dd' }} {{ replay.creatTime | date:'HH:mm' }} 已赞({{ replay.praise.length }}) 赞({{ replay.praise.length }}) 已举报 举报 回复
{{ comment.tips }}
点击加载更多 没有更多了

联系我们:contact@zwzhe.com